靈界的事,不是用肉體去體會

靈界的事,不是用肉體去體會
李遠哲博士不相信靈學,我有話要說:
靈界的事,不能用科學去否認;靈界的事,也是不能用肉體去體會…
李遠哲博士您知道釋迦牟尼,因為苦修成道才傳下佛教。您要肯定或否定呢?您要用祂的方法去苦修,才知道有沒有「靈」這回事?然後再來談有沒有「靈」?

就像科學家用實驗的方法,來肯定或否定是同樣的道理。「靈界的事」不是用「手」去摸!用手去摸是摸鈔票、摸桌子、摸椅子、摸太太的方法。靈的實驗的方法,不是用「手」去觸摸的!

釋迦牟尼佛曾採用苦修的方法,去體會「靈」,盡量減少肉體所帶來的感覺,甚至抑制一天只吃一顆芝麻的程度,後來祂放棄苦修,因為差一點把命送掉!最後祂在菩提樹下四十九天修行而悟道。

還有,耶穌基督在荒野四十天苦修,回教穆罕默德在山洞苦修四十天,禪宗的達摩祖師在少林寺面壁十年,這些都是實驗「靈」的方法。李遠哲博士亦可以用這種方法去實驗。

靈界的事,要用靈性去實驗;物界的事,要用物理的方法去實驗。您說對不對呢?宗教的事,一樣可以做實驗,這些都是事實的證明。

佛教的經典,亦是釋迦牟尼佛說出來的。因為釋迦牟尼二十歲就開始苦修,修到二十九歲,後來在菩提樹下悟道。祂具有天通眼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宿命通,且具有佛眼、慧眼、法眼,各種神通全備。

所以,釋迦牟尼知道,有阿彌陀佛、有藥師琉璃佛等等,這些都是釋迦牟尼講道時介紹出來的,因為有祂的介紹,我們後人才知道。祂的弟子在祂的肉身死後,把祂過去講的話寫起來,後來才有那麼多的經典。例如大勢至菩薩、普賢菩薩、文殊菩薩等,還有很多的菩薩,都是釋迦牟尼佛講出來的。因為祂的道行很高,有各式各樣的神。今天所崇拜佛與佛的教義,就是經由釋迦牟尼佛祂的神通,傳道傳下來的。

此外,基督教亦是一樣的。舊約在耶穌之前就有,在此不談,現在大部分都用新約,因為舊約比較難。
新約亦是透過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,再復活。透過耶穌的誕生,以人身傳道行神蹟,來顯現基督教。這點亦是與佛教相同的。只是佛教是透過釋迦牟尼佛傳道,而基督教是透過耶穌傳道不同而已。

佛教有三藏十二部經典,而基督教新約有四大福音─馬太、馬可、路加、約翰等等,然後有十二使徒行傳,之後有很多書信,例如羅馬書、保羅書等等,其中最多的是保羅書,最後一篇是啟示錄。

新約四大福音都是寫耶穌一生的事,例如新約記載耶穌使人復活與釋迦牟尼佛不同,釋迦牟尼佛可以替人治病,不能使人復活。 宗教都是有神論,都有信靈魂,只是表達方式不同而已,李遠折博士不相信有神論,不知道他是否有宗教信仰?他是否亦否定所有的宗教?令人置疑!

此外氣功、禪坐及超能力等,雖然不能全部代表靈界,但是其靈性及靈力的發揮,亦是蠻接近靈界的,其中很多超能力的顯現,亦可證明聖經中所記載耶穌基督所行的神蹟是真的。
有些人不相信有「靈」,是因為他用肉體去判斷,而不是用靈體。因為肉體只能了解肉體的事,而不了解靈體的事。靈體的事,要用靈性去了解。

如果,我們人是活著的話,細胞一定有光、有磁場、有頻率、有電波等等,人活著就像電視機、收音機一樣可以收到訊息。我們人是非常的奧妙!非常的靈敏!亦像一部超級電腦、超級機器,他會發出訊息、接收訊息。所以人像電波、磁場一樣會發出電波、磁波。

如果我們的生命是一部電視機、收音機,就看您的頻率有沒有調好?調好就可以收到各種不同的訊息,例如長波或短波。當然,如果我們人的靈性夠的話,亦可以收到靈界的訊息;如果靈性不夠,就收不到靈界的訊息。就像收音機一樣,如果您想聽AM頻道,就要轉到AM;如果您想聽FM頻道,就要轉到FM頻道。如果您想聽AM頻道,轉到FM頻道,就會聽不到AM頻道。假如,我們的身體只有肉體的狀態,就收不到靈界的訊息,道理亦是一樣的。就是這麼簡單呢!

李遠哲博士只用肉體來講「靈」的事兒,當然行不通!「靈學」與「科學」是兩個不同的領域。可見他的科學家造詣有問題,世界上真正偉大的科學家,並不否認「靈界」及「靈」的存在的事實。

我們人體的穴道原西醫亦是不承認,現在終於承認了!因為西醫沒有辦法去了解它。那麼,我們人體的穴道到底是怎麼來的?怎麼知道?而我們人類肉眼亦看不到,怎麼去發覺呢? 「人體的穴道」,它不是用現代科學方法去實驗出來的,而是古代人用氣功打坐的方法去體會出來的。那算是千年以上的歷史了!即使用現代科學方法去證實這亦是真的,不能否認。

不幸的是,在現階段因國人仍過於偏重於文明的發展,荒廢了心靈的文明,故在心靈的研究方面還是很落後。 不管,外國以國家的力量,大規模的從事於靈學方面的研究與發展,我一直覺得很奇怪!在國內起今對於心靈的現象,仍被認為「迷信」或「非科學」,實在非常可惜的!
我認為科學家的任務,就是要研究解謎,若以現在科學無法獲得滿意的答案,即隨便冠之以「非科學」或是「迷信」,實在有失科學家的立場。

由世界各國科學家對靈魂的探索來看,「靈魂之說」並非全然迷信,而是我國目前科學,尚未發展到解謎這個問題的地步。因此,我們在此做一結論:「靈學值得做嚴肅的研究。(本次專欄刊登於台灣新生報 86.12.15 荷嚴專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