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『食色性也』是誰說的談起

從『食色性也』是誰說的談起

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五日筆者於台灣新生報荷嚴專欄發表一篇『情與慾』,內文談及孔子說:『食色性也。』讀者姜龍昭先生來函更正:『食色性也。』是告子說的,非孔夫子說的。謝謝姜先生的提示,不勝感激!
不過,在此我亦有話要說。並不一定告子說過,孔子就沒有講過。有一句名言:『演講要像女人的迷你裙,最好是沒有!』這是幽默大師─林語堂先生講的。但是,在他以前很多人都講過。因為,人家只看到林語堂先生講。所以,就說這句話是林語堂先生講的。
還有,孫中山先生的『民有、民治、民享』,在中國第一個提出這句話。但是,並不是孫中山先生講的。而是,美國林肯總統早先在蓋德斯堡演講時說的最後一句。所以,有人以為是林肯講的。如果,我們往前再推可以推到十幾個人。因此,這句話也不是林肯講的。但是,可以說林肯也這樣說過。比如說,中國的三字經『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習相遠,…..』請問是誰說的?也許有人說,三字經作者寫的、說的,但是這是孔子說的。


『食色性也。』是孟子第六章第四篇叫食色篇內的一句話。告子曰:『食色性也;仁內也,非外也;義外也,非內也。』接著孟子反駁他。我們一般都俗稱『食色性也。』是孔子說的。從『食色性也。』是誰說的談起,我們只能證明告子說過,但是並不能證明孔子沒有說過。
語言的法則有好多種,其中有一種叫『約定』,例如暗語,兩個人的約定;第二種叫『俗成』,也就是大家都這麼說、大家都知道。例如,多少年來孔子就說『食色性也。』
然而,寫文章要看重點、要點,『誰說的』不是重點、要點,而是在於『食色性也。』的意義。因為,寫文章不是在考據,這句話是誰說的並不重要。大家都說孔子說,就說孔子說的也好!爭論這個沒有什麼意義,這就好像是雞蛋裡挑骨頭,因為重點不在『誰』說?
當然,孔子沒有在論語裡說這句話是沒錯!但並不是論語沒有這句話,就表示孔子沒有說過。告子只是戰國時代的人,孔子是春秋時代的人。可見在戰國時代之前,如果孔子也曾說過這句話,那他早在告子之前說的。如果我們說孔子也說過這句話,也沒有什麼不對!
因此,我們亦可以說告子在孟子書中,有關告子篇說過『食色性也。』這當然也是對的,沒有問題!然而,追究是『誰』說?語出自何處?這在考據學上也許是個問題,值得去考證!但是在普通的論說上,這不是重要的問題!因為,它不是重點,我們倒可不必小題大作太在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