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界的事,不能用科學來否定

靈界的事,不能用科學來否定

李遠哲博士研究化學得化學獎,當然在某一方面、某一角度有成就。但並不表示得到諾貝爾獎,這樣代表他對於生命的全部奧秘都懂!其實,諾貝爾獎有十幾項,李遠哲博士亦只不過懂得其中的一小項而已,跟人類生命的奧祕來看,亦是微不足道!一個化學獎算什麼!

從世俗的眼光來看,他在某一方面有成就,亦是不簡單!但是並不表示在其他的領域樣樣都懂、樣樣都精通、樣樣都是專家、樣樣都有成就,俗話說「隔行如隔山」、「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」。

甚至反過來說,專家只是在某一個領域有成就,反而會顯現其他領域方面的無知與幼稚,這亦是當然的事,不能責怪!李遠哲博士說,他不相信生命中有靈魂的事,因為他沒有涉及靈學這方面領域的研究與探討。

孔子說:「知之者為知之,不知者為不知,才是真知也。」我覺得李遠哲博士他不夠謙虛,染上官場上的自我膨脹,不知道就說不知道!專業者在非專業領域發表高論,突然顯得專業者在非專業方面的無知!

什麼李遠哲博士要說:「我不相信有靈魂這回事?除非我可以摸到!」請問李遠哲博士?難道摸得到,我們才相信!模不到我們就不相信嗎?一個科學家怎麼可以講這些幼稚的話?換句話說已經失去了一個科學家的立場!

因為摸不到才叫鬼,摸得到就不叫鬼!因為靈的東西是憑感覺,要有「靈感」,亦就是俗話說的「第六感」,才可以感覺得到!沒有靈感,怎麼會感覺得到有「靈」的存在呢?

請問李遠哲博士?空氣、紅外線、腦波、電波、靜電、微波等都是我們人類肉眼看不到、摸不著;還有我們人體的穴道亦是看不到、摸不著,你相信嗎?但是這些看不到、摸不著等東西,都是經過世界偉大的科學家證明它是確實存在的。


我覺得李遠哲博士只能夠發表,他所研究權威的化學部分,不應該假藉權威肯定或否定一切外行的話!同樣諾貝爾獎得主,世界最有名的科學家,發明相對論的愛因斯坦博士,他就是有神論者。還有,世界上很多偉大的科學家,都相信有神論。例如林肯、維多利亞女王、紀德、雨果、莫札特、佛洛伊德等,在其一生努力研究科學後,發現在廣大的宇宙裡,的確有一股力 量在主宰一切,而越深入研究,越發現自己的無知,而肯定「靈」與「靈界」存在的事實。

此外,現在的天文學研究論,大概趨向於有神論。像天文學內的大黑體(英文叫做 BIG BLACK﹞,意思是說我們現在用大望遠鏡能反光,可以看到的只是宇宙很小很小,非常微小的部分,其中約有九十五%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,我們無法完全發覺,還在摸索研究中。

換句話說,我們人類現在用肉眼所能看到、所能發現的一切,只是整個宇宙一點點、一小部分而已,大部分我們都未發現!人類目前研究到的、用天文學來看,只是微乎其微的一小部分而已,約有九十五%是大黑體,世界各國偉大的科學家都在研究探索中。

從心靈學來講,我們人應該知道自己的尊貴與渺小,懂得歉虛、遠離驕傲。生存在這廣大宇宙裡,不知道的事,實在太多呢!不要以為知道一點點,就表示知道了全部分,妄下定論否定一切,最後自暴其短。權威常常會自我膨脹,常變成知識的暴君,陷入專橫獨斷。

其實,靈學與科學是不同領域境界,不能相提並論。因為科學是有形的,靈學是無形的。

靈學是氣的科學、頻率的科學、聲波電的科學、心靈的科學、念力的科學、光的科學、生理的科學。靈學是一種無形世界的科學,靈學與科學並不衝突。科學並非全能,靈學卻是無窮盡的。

再說,靈學一樣可以做實驗。要學會打坐、瞑想用靈性去體會,而不是用儀器去實驗,亦不是用手去觸摸、去感覺。當然某一些儀器可以借助,例如人的靈光現在可以借用一些克里安照相機顯現,這只是借助而已,最重要的要用靈性去體會。

靈的世界歸靈的體會,科學的世界歸科學的實驗,不能用普通科學的方法來證明靈的事。

就像不能用中文說英文的話,用中文來描述英文就不正確。因為英文就要用英文來講,如果用中文注音,發立就不容易正確,亦不容易講好,這叫「橋歸橋、路歸路、上帝歸上帝、凱撒歸凱撒。」意思亦就是說世俗的事歸世俗的事,靈界的事歸靈界的事,不要相提並論。

李遠哲博士應該學會「打坐」一段時間,對於靈性的領悟有相當造詣後,不管是肯定戌否定?再來發表高見,亦不遲!沒有實驗不宜亂發繆綸。靈界的事不是不科學,而是「超科學」的。(本次專欄刊登於台灣新生報86.12.14荷嚴專欄 )